2019年7月20日      21:58     作者:贾静宇

叔本华所讲的意志,就是“自主意愿”,也可以用“选择”来表述,拉到佛家的说法里就是叫“愿”,而儒家一般用“志”来表达,意思相近,略有不同。

叔本华的世界里,意志可以决定智慧,不就是所谓的“心使气”,或者“境随心转”么?这种状态下就可以“任运自然”了。

我们没办法体会这些,是因为我们的生活状态不一样,我们暂时做不到“自主”。获得自主的流程可以倒着写一遍:

“自主意愿”需要我们找到“自主状态”可能发起,而“自主状态”要在心灵足够纯净的状态下才能找到,而“心灵纯净”要在有足够生活经验的基础上,再把生活中沾染的弊病都去除干净,包括所谓的“去分别心”,而“去除弊病”就需要能够“返躬己身”,所以“返躬己身”才是刚刚入门,这一路再顺回来,要:

“返躬己身”以便“去除积病”,使得“心灵纯净”,取得“自主状态”,才能发出“自主意愿”。

而这样的“自主意愿”,就可以驾驭自己的“智慧”。这里的“智慧”可以切成两部分看,内层的智慧属于原则性的态度,它和“自主意愿”密不可分;外层的智慧属于技巧性的方法,它可以产生应对“表象世界”的具体行为。

在这里就可以解释“自主”和“自由”的不同取向了:

“自主”,对抗的是内在的干扰;

“自由”,对抗的是外在的束缚;

能够自主,却没有自由的时候,我们啥也干不成;有了自由,却无力自主的时候,我们就会乱来了。所以在整个“人类解放”上,自主和自由是不能偏废的。

叔本华在一片“自由”之声中提出“自主”,相当独到,对于整个西方社会的健康发展,有着深远的正面影响。

从个人修养上讲他,对于自我的要求,要先力求自主,再尽量争取自由;对于他人的包容,却要先尽量度让,给予对方足够自由的空间,以便培养其自主能力。

而在社会层面上,互为他人,因此,作为一个族群,就要先为大家争得自由,再在守卫自由的基础上,培育和锻炼自主。

而由此可见,我们现在都走反了,社会在断除自由的状态下,要等全民自主,再去争取自由,盐碱地里长不出谷子,这是行不通的。